<mark id="s7oym"><noframes id="s7oym"></noframes></mark>

      1. <source id="s7oym"></source>
        <source id="s7oym"><menu id="s7oym"></menu></source><sub id="s7oym"><dl id="s7oym"></dl></sub>

      2. <source id="s7oym"></source>
        美國史上最大手筆氣候法案落地,但規模仍落后中國和歐盟
        作者: 來源:中國環保協會 發布時間:2022-08-19 12:32:04 瀏覽()次
        • 周二,美國總統拜登簽署《2022年通脹削減法案》,令該法案立即生效。法案中包括了規模達3700多億美元的清潔能源激勵措施,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氣候支出法案也隨之正式落地。它的重點是通過補貼,使美國人更容易、更便宜地過上更可持續的生活。

          3700億美元的支出規模無疑是美國史上最具雄心的脫碳承諾。據估算,到2030年,這項立法將使美國的溫室氣體排放量比2005年的水平減少約30-40%,使該國更接近兌現拜登去年做出的減少50%的承諾。

          非政府組織“氣候分析”(Climate Analytics)主任Bill Hare給予了積極的評價,稱這個法案可以算作真金白銀的行動,因為過去幾十年,美國說了很多,但是做得很少。

          然而與其他主要經濟體相比,美國的支出規模并不突出。塔夫茨大學氣候政策實驗室主任Kelly Sims Gallagher表示,雖然美國的新法案將在未來十年為清潔能源調動前所未有的資金,但是中國和歐盟不僅更早行動,而且支出的規模也更多。

          面對危及全人類的全球變暖威脅,許多國家都通過了氣候法規并投資了綠色基礎設施。據能源研究機構彭博NEF匯編的數據,如果將旨在加速能源轉型的公共和私人投資結合起來,中國無疑是支出力度最大的。去年,中國在能源轉型上花費了2975億美元的規模,歐盟投入了1557億美元,美國投入了1197億美元。

          中國的大部分資金用于風能和太陽能。據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數據,中國今年將安裝創紀錄的156吉瓦的風力渦輪機和太陽能電池板。相比之下,美國氣候法案規定,2025年-2026年,美國風能的新增裝機容量可能從每年15吉瓦增加到39吉瓦,公用事業規模的太陽能從10吉瓦增加到49吉瓦。

          2020年,歐盟批準了應對氣候變化的《歐洲綠色協議》。它旨在通過重新設計從農業到城市建設的方方面面,重塑歐洲大陸的經濟運作方式。歐盟計劃在2021-2027年間,將2萬億歐元預算中的30%,也就是約6000億歐元(合6100億美元),用于應對氣候變化,這還不包括個別成員國的投資和補貼。

          需要指出的是,美國和中歐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采取的是兩種不同的路徑。其中一個主要區別是,美國的計劃不依賴于碳定價。能源研究智庫E3G的歐盟-中國氣候外交研究員Belinda Schäpe表示,與歐盟和中國使用的法規、目標和投資的政策組合相比,美國采取了不同的應對方式。

          長期以來,碳定價一直被經濟學家視為脫碳的第一步,并且它已被數十個國家所接受。不過,一些政治科學家質疑這種方式的有效性,他們認為,更好的方法是讓清潔能源和綠色技術更容易獲得,就像美國現在采取的方法一樣。

          不過無論哪種路徑,能夠充分減少碳排放、遏制全球變暖才是最終目的。而在這個目的的實現方面,環保組織認為所有國家的行動都有待加強。按照國際能源署的標準,大多數主要排放國的氣候努力均“大大低于”其需要負責的水平。

          全球投資仍然不足。據國際能源署的評估,要想在2050年實現碳排放量凈零的目標,到2030年,全球的投資需要達到近5萬億美元/年的水平,到2050年要達到4.5萬億美元/年。

          不過,作為碳排放最多的國家之一,美國愿意拿出脫碳行動,預計會在全球產生顯著的溢出效應。“氣候分析”組織的主任Bill Hare表示,此前其他國家一直不愿拿出更有雄心的政策和目標,如今他們更有可能采取行動。“今年夏天,智利和幾個東南亞國家的官員都告訴我,他們正在等待美國首先采取行動。”Bill Hare說。

          2015年的《巴黎氣候協定》制定了將全球平均氣溫上升幅度限制在比工業化前水平高1.5°C的目標。波茨坦氣候研究所的能源研究員Michael Pahle指出,該協定是在“互惠行動”的基礎上運作,這意味著一個國家在制定氣候議程時會考慮其他國家的行動。如果美國沒有通過立法提高標準,其他國家可以通過指責美國不作為來減輕自己的承諾責任,因此,大型排放國在制定標準方面具有決定性作用。

          然而,環保組織仍將美國列為應對氣候變化“行動不夠”的國家行列。氣候行動追蹤組織(CAT)在研究并評估了每個國家的氣候目標和行動之后,認為美國仍然沒有盡到自己的一份力。據該組織的計算,如果沒有其他新的氣候政策,美國2030年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將比2005年減少26%-42%,仍未達到減排一半的目標。考慮到當前政策、2030年目標和國際氣候融資,該組織仍將美國的全部政策評估為“不足”。

          印度熱帶氣象研究所氣候科學家Roxy Matthew Koll說,即使所有國家都兌現了各自的氣候目標,全球氣溫也將上升1.5°C以上。他說,中低收入國家受影響最大。南亞,尤其是印度已經深受其害。近幾十年來,印度的極端降雨增加了三倍,颶風也增加了50%,熱浪也不斷來襲。

          智庫Power Shift Africa的氣候政策專家Mohamed Adow則指出,美國還需要對其歷史排放量負責,并幫助兌現《巴黎協定》中向較貧窮國家承諾的氣候融資。富裕國家承諾在2025年之前每年向貧窮國家提供1000億美元。“但這筆錢沒有兌現,兌現它才有助于脫碳行動在全球舞臺上實現真正的飛躍。”他說。


        日韩日韩国产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