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s7oym"><noframes id="s7oym"></noframes></mark>

      1. <source id="s7oym"></source>
        <source id="s7oym"><menu id="s7oym"></menu></source><sub id="s7oym"><dl id="s7oym"></dl></sub>

      2. <source id="s7oym"></source>
        未來應對極端高溫,“韌性城市”能否給出答案?
        作者: 來源:中國環保協會 發布時間:2022-08-25 19:53:15 瀏覽()次
        • 今年夏天,中國各地都在經歷持續性極端高溫天氣的考驗,多個城市創下高溫記錄。不僅如此,英國、法國、西歐多個國家也經歷熱浪席卷,這些都對生活在城市中的人群的工作生活造成極大影響。

          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第六次評估報告(AR6)第二工作組報告第十章針對亞洲區域的氣候變化影響與風險共分析出15個主要風險,其中5個為高信度風險其中就包括極端溫度升高。

          報告同時指出,到2050年,全球將有超過三分之二的人口居住在城市里,城市是氣候變化影響的熱點地區,也是解決方案的關鍵部分。

          高溫如何影響城市運行? 城市又如何迎戰高溫?如果“過熱”的夏天成為未來常態,城市該怎樣適應來保持自身正常運轉?

          根據國家氣候中心8月17日監測評估,綜合考慮高溫熱浪事件的平均強度、影響范圍和持續時間,從今年6月13日開始至今的區域性高溫事件綜合強度已達到1961年有完整氣象觀測記錄以來最強,40℃以上覆蓋范圍為歷史最大。

          今年夏天,四川盆地東部、江漢、江南北部等部分地區成極端高溫“重災區”,重慶、湖北、四川、浙江等多地氣溫都突破歷史記錄。重慶北碚區更是連續出現45℃高溫。

          如果說不同地區的高溫數值難以讓人們互相身臨其境感受熱浪帶來的不便,但是今夏抱怨“酷熱”確是很多人共同的親身體會。

          期望空調“續命”卻遇到高溫限電、吃火鍋身邊放巨大冰塊降溫、地鐵關閉照明燈只開放紅色LED燈牌、戶外工作者的健康風險提高、全球由極端高溫造成的相關死亡人數上升……

          極端高溫天氣在考驗城市的運行,而城市熱島效應又進一步加劇了高溫。

          國家注冊城鄉規劃師、華中科技大學建筑與城市規劃學院教授萬艷華告訴中國環境報記者,“熱島效應是指局部地段的氣溫高于其他的地方。因為建筑物建設過于緊密、過大的交通流量排放廢氣,過于密集集中的人口和人類活動也會產生大量碳氧化物、二氧化碳及粉塵,這些物質會進一步促使大氣升溫,都可能造成熱島效應,使得城市局部地段氣溫高于其他地段,城市氣溫高于農村區域。”

          高溫對城市帶來的壓力,包含人口風險、基礎設施損毀、健康風險等多個方面。其引發的風險是復合性的,之間可相互影響,并造成不同行業和區域之間風險的疊加。

          萬艷華告訴本報記者,高溫往往伴隨著干旱少雨,對城市水資源供應帶來挑戰,同時,居民習慣依賴空調、冰柜、冰箱等冷家電應對高溫,但是也會帶來用電負荷大量增加,可能會造成局部地區停電,工業生產用電、民生用電都會受到影響。

          “在災害風險的角度來說,高溫下火災的風險可能提升,例如家庭用電隱患,對道路的抗熱性能也帶來挑戰,可能會造成交通安全隱患。在城市生態環境維護和治理方面,高溫可能造成生活垃圾加速腐敗、對污水處理、黑臭水體治理工作都會帶來一定壓力。”萬艷華表示。

          “一般短期內應急措施包括人工降雨、道路灑水等措施緩解高溫。”萬艷華特別強調,城市應對高溫措施一定要將像室外工作人員等一線勞動者考慮進去,也應充分體現對弱勢群體的關懷。“比如說地鐵、商場等公共場所,有條件的一定要對弱勢群體提供納涼空間,讓一些受缺電影響的居民、當室外工作人員感到身體不適時可以暫時‘中轉’。”

          在全球氣候變暖的背景下,20世紀中葉以來已經觀測到了許多極端天氣氣候事件的變化,其中高溫熱浪的頻發多發是顯著特征之一。

          如果在未來,高溫熱浪事件成為新常態,除了不斷減排來減緩氣候變化,降低極端高溫的發生率,城市該如何“適應”高溫?

          萬艷華認為,長期來說,或許可以向“韌性城市”要“答案”。他向本報記者解釋,“韌性城市”是指城市能夠“韌性”應對各種災害,例如氣象災害、人為災害、公共衛生安全災害等等多方面災害的一種城市發展的模式。

          “韌性包含適應性,一些災害難以避免,就需要城市能夠采用各種規劃手段適應災害,同時韌性又包含彈性,即災害發生時,城市能夠有一定的恢復能力。”萬艷華說。

          他表示,目前“韌性城市”的概念較新,相關的定義標準仍處于探討階段。但是目前“韌性城市”主要針對的災害集中在暴雨、臺風,城市內澇、洪水、地震、火災等等領域。

          自今年來,極端高溫逐漸成為“韌性城市”關注的對象。

          萬艷華認為,規劃組團式城市而非“攤大餅”式城市、給城市預留通風廊道、避免城市高大建筑物過于密集、設計建筑時保持其內部自然空氣流動等都有利于城市應對高溫。

          他還強調,應注意彈性“藍綠空間”的規劃,藍指水體,湖泊河流等等,綠指綠地、公園等,“藍綠空間”泛化就是山水林田湖草。藍綠空間實際上會形成一種跟熱島效應相對的冷島效應,就是冷源。如果在城市中均勻分布一些藍綠空間,對降溫應該有很好的效應。

          當前,對于能夠應對極端高溫的“韌性城市”評價體系仍需建立完善。

          萬艷華介紹,目前“韌性城市”的評價指標還在探討中。但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在2018年就開始了城市體檢評估工作,經過幾年實踐,我國城市體檢評估機制已基本建立。

          記者梳理2022年城市體檢指標體系發現,其中生態宜居19項,安全韌性占12項。其中安全韌性的評價范圍是針對城市各項應對安全的指標而言,并不局限于對應對氣候風險、極端高溫風險的專門評價指標。

          再例如針對藍綠空間的具體指標,他介紹,《城鄉規劃法》《城市綠化條例》《城市綠線管理辦法》等針對綠地率、綠化覆蓋率有相關要求。同時,在城市生態規劃中有要求“300米見綠,500米見園”,部分親水城市的要求是“2000米見水”甚至“1000米見水”。但是要求一般是作為“底線”,在能夠應對高溫的“韌性城市”時,藍綠空間的相關指標應該更高。

          萬艷華提醒,在未來規劃“韌性城市”時,由于不同區域的城市面臨的災害有所不同,例如本輪極端高溫并非覆蓋全國所有城市,要因地制宜建立韌性評價體系,受高溫影響城市要有針對性地提升韌性,沿海城市更需抵御日益加劇的臺風和風暴潮的影響,部分內陸城市要注意防范內澇方面的問題。

          總體來說,提高基礎設施的氣候韌性、建立有效的災害預警和應急響應機制是城市走向韌性,擁有彈性,強化氣候適應能力的關鍵。


        日韩日韩国产国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