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s7oym"><noframes id="s7oym"></noframes></mark>

      1. <source id="s7oym"></source>
        <source id="s7oym"><menu id="s7oym"></menu></source><sub id="s7oym"><dl id="s7oym"></dl></sub>

      2. <source id="s7oym"></source>
        低碳轉型初啟 消費金融探路“綠色”
        作者: 來源:中國環保協會 發布時間:2022-08-15 13:07:41 瀏覽()次
        • 越來越多的消費金融公司在金融服務中融入ESG發展理念,完善綠色消費金融綜合服務體系。

          近期,中信消費金融發布了消費金融行業的第三份ESG報告(環境、社會及管治報告),從經濟績效、環境績效、社會績效等多層面,披露了中信消費金融包括綠色金融在內的環境、社會與公司治理等領域的可持續發展相關信息。

          多位行業人士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消費金融公司ESG報告的發布,是在綠色消費概念興起過程中,消費金融公司積極將自身業務與低碳轉型目標深度融合的體現,同時也是金融行業積極擁抱綠色金融的表現。但是,距離金融服務真正走向“綠色”,消費端還有諸多問題尚待解決。例如,當下個人碳賬戶尚未成體系、成系統,加之實務層面存在信息披露標準及評價體系尚未統一規范等問題,綠色概念火熱之下,如何真正踐行綠色發展道路,還需進一步深入探討。

          從線上化與數據化為“綠色”打開切口

          盡管基礎數據等碳基礎設施建設仍在等待規模化落地,但是政策層面綠色金融標準體系的搭建工作早已啟動。

          6月,銀保監會印發《銀行業保險業綠色金融指引》,對碳中和背景下銀行保險機構發展綠色金融支持提出更為全面與具體的要求。此外,在去年6月,人民銀行發布了《銀行業金融機構綠色金融評價方案》,明確將綠色金融評價結果納入人民銀行金融機構評級等政策和審慎管理工具。

          綠色金融行業標準與指引的逐步健全,也進一步促進了消費金融工作作為普惠金融主體,尋找適合自身的低碳轉型之路,與加快推進“綠色化”切口的步伐。

          多家消費金融公司已在線上化信貸上率先進行了低碳實踐。2021年,興業消費金融股份公司(以下簡稱“興業消費金融“)發布了《2021—2023年綠色消費金融與可持續發展行動計劃》。

          興業消費金融方面對記者表示,公司將以純信用、無擔保的家庭消費貸為重點產品,通過理念宣導、產品設計、優惠措施等手段,引導客戶將消費信貸用于購置節能低碳、清潔環保的產品和服務,探索可持續消費金融的發展路徑。

          記者從馬上消費金融(以下簡稱“馬上消費”)處獲悉,當前,在利用科技賦能節能減排方面,該公司通過自然語言處理、智能語音識別、語音合成等技術,在客戶服務方面累計減少碳排放量1182.70噸,在貸前、貸中、貸后各個環節中實現零紙張服務,累計減少碳排放量達52.73萬噸。此外,其還通過金融云平臺,節省服務器與減少碳排放量。

          中信消費金融相關負責人向記者透露,在利用互聯網、大數據、區塊鏈等技術,打破地理區域限制的前提下,中信消費金融通過拓展全線上化服務,推進無紙化操作,構建以數據和數字技術驅動的綠色低碳輕資產模式。

          資料顯示,截至2021年底,中信消費金融累計為830萬人提供線上全線上無紙化服務,2021年全年使用電子簽章及電子合同2000余萬份。

          馬上消費內部人士告訴記者,在綠色發展模式方面,根據與碳排放相關的人力消耗、能源消耗、紙張消耗、金融云服務器消耗等環節,測算碳排放指標,并利用技術能力解決消耗。馬上消費已通過自研實現金融服務“四化”,即流程數字化、業務數據化、場景智能化、基礎設施云化,全流程的數字化經營使金融服務全環節不同程度降碳。“截至2021年6月末,已累計實現綠色消費交易額12.06億元,促進綠色消費37.44萬筆。”

          消費金融仍處早期探索階段

          與此同時,也有觀點認為線上化僅是綠色信貸的一小步嘗試,在數據化背后帶來的想象空間或許才是重點。

          冰鑒科技市場總監周揚表示,對現階段而言,從企業端推進綠色金融更為切實,消費端的綠色金融在當下仍是“浮于表面”,“具體來看,消費綠色金融在實際落地上仍有許多問題待解,以購買新能源汽車為例,目前其與普通汽車貸款利率是否應該區分?當前市場上一些新能源汽車的車險相較于燃油車,甚至更加昂貴”。

          一位消費金融公司內部人士表示,目前,消費金融參與主體普遍面臨業績增長和盈利的雙重壓力,將ESG發展理念融入企業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仍需要將主要重心放在業務本身核心能力的培養上。“對消費金融公司而言,利率的制定要明確其差異化定價的意義,并非越低越好,現階段發展普惠金融的重要方向是在保證風險可控的前提下,盡量做到社會價值與商業價值統一平衡。”

          銅陵學院經濟學副教授芮訓媛告訴記者,國內部分金融機構在綠色金融消費端進行了一些產品創新,如中信銀行、平安銀行碳賬戶、建設銀行碳賬本等,在嘗試構建公共出行、垃圾分類等綠色消費場景后,國內也有一些在綠色支付、綠色信貸、綠色保險等領域的場景化實踐。

          “從海外市場來看,建立個人碳信用、碳賬戶體系,并在此基礎上提供相應的消費金融激勵是一種較為可行的模式。但是現階段,國內碳信用賬戶體系的牽頭問題、統一口徑以及對減少個人碳排放量的回饋機制搭建都還處在摸索階段。”周揚認為,可量化的個人碳排放評價標準與有效激勵手段是綠色金融必不可少的關鍵環節。

          芮訓媛也認為,由于消費端的綠色金融場景存在零星式、離散型的特點,如何將這些個人低碳行為與金融服務之間構建起聯系仍是關鍵問題,數據支持系統的搭建將是重點,做好綠色低碳行為的足跡記錄和綠色消費者畫像,才能在此基礎上針對綠色消費場景下的消費者提供相應的金融服務。

          在個人碳賬戶建立之外,在實務層面,ESG信息披露如何真正產生價值也仍需進一步探討。

          有金融機構從業者告訴記者,當前,我國在ESG實務層面存在信息披露標準及評價體系尚未統一規范的問題。“統一的標準對于企業明確自身可執行的路徑方向的明確,金融機構對ESG信息使用的有效性以及完善加強ESG能力建設相關的激勵和支持機制都十分重要。”

          全國政協委員、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理事長屠光紹日前也表示,兼顧信息披露的效率與成本問題將是重要探索方向。在財務信息之外,增加披露ESG信息勢必會帶來企業成本的上升。因此,增加的披露成本是否能在聚集可持續發展投資與金融資源方面起到應有的作用,應是包含信息披露標準等可持續發展的基礎設施構建的重點研究方向。


        日韩日韩国产国产